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关于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6.19”一般顶板(瞒报)事故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

 一、事故矿井基本情况

(一)事故单位: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      (二)地    址:重庆市永川区永荣镇

(三)经济类型:私营

(四)事故类别:顶板事故

(五)死亡人数:1人

(六)直接经济损失:200.38万元

(七)证照合法情况:该矿发生事故时为证照齐全的合法矿井,目前该矿营业执照还未注销,仍然具有法人资格。

    二、事故原因

(一)直接原因

掘进工作面空顶作业,出矸小组负责人蒋亨清在出矸作业前,已经发现巷道顶部有淋水情况,未按作业规程规定打临时支柱就开始出矸作业,被突然垮落的矸石砸压致死。

(二)间接原因

1.矿井现场安全管理和监督检查不力。矿井有关领导现场安全监督检查不到位,开展事故隐患排查及整改不力,未及时发现和组织消除事故隐患,及时制止违章行为,未认真督促落实作业规程规定。

2.矿井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职工安全意识淡薄,岗位职责落实不到位,违章作业、冒险蛮干,自主保安、互助保安意识和能力差。

三、事故的责任划分及处理情况

(一)直接责任人:1人,鉴于其已在事故中死亡,免予责任追究。

(二)重要责任人:共计11人,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介入处理。

(三)责任单位:根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规定,对上鹅湾煤矿罚款50万元。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对上鹅湾煤矿瞒报事故处罚款100万元,对上鹅湾煤矿故意破坏事故现场处罚款100万元,对上鹅湾煤矿修改事故当天下井排班表和篡改事故当天人员定位识别卡信息,销毁有关证据处罚款100万元

四、防范措施

(一)上鹅湾煤矿已于2016年12月关闭,要配合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做好关闭后的各项安全和稳定工作。

(二)永川区人民政府及有关监管部门要加强煤矿安全生产的监督检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督促煤矿企业加强采掘工作面顶板安全管理,执行作业规程和各项操作规程规定,严防煤矿事故发生;要加强有关煤矿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严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瞒报行为;严格煤矿事故伤亡统计报告管理,加强煤矿事故伤亡统计报告工作。

 

附:调查报告

 

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中监察分局

                                   2017年10月23日



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

“6.19”顶板(瞒报)事故调查报告

 

一、概述

2016年6月19日14时许,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轻伤,直接经济损失200.38万元。

事故发生后,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鹅湾煤矿)未按规定向重庆煤监局及有关部门报告事故。经群众举报,重庆煤监局组织核查,查实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根据《安全生产法》、《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等法律法规规定,重庆煤监局渝中监察分局联合永川区人民政府、区安监局、煤管局、总工会、监察局和荣昌区公安局(重庆市公安局指定管辖)等部门,并邀请永川区人民检察院参加,成立了永川区上鹅湾煤矿“6·19”顶板(瞒报)事故调查组,聘请3名专家组成专家组进行技术鉴定。事故调查组收集了相关资料,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询问,并召开了事故调查分析会,查清了矿井基本情况、事故发生及抢救经过、瞒报事故情况,分析认定了事故原因、性质、类别和有关责任,提出了对事故责任单位和有关责任人员的处理建议,提出了事故防范措施。

二、事故单位概况

(一)基本情况

上鹅湾煤矿行政区划隶属重庆市永川区永荣镇,位于永川(城)261°方向,直距27km。上鹅湾煤矿始建于1978年,经技改扩能,2008年设计生产能力调整为6万t/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

上鹅湾煤矿关闭前为证照齐全合法有效的矿井。矿井营业执照注册号为91500118203758698B,登记机关为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永川区分局;矿井采矿许可证证号为C5000002009061130021087,有限期至2017年3月2日,发证机关为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矿井安全生产许可证证号为〔渝〕MK安许证字〔2014〕1403051B,有效期至2017年8月10日,目前已注销。

根据《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政府关于对重庆市永川区洪水沟煤业有限公司等23个煤矿实施关闭的通知》(永川府发〔2016〕40号),上鹅湾煤矿经政府引导自愿关闭,闭坑时间为2016年12月。目前上鹅湾煤矿营业执照还未注销,仍然具有法人资格。

(二)开采条件

上鹅湾煤矿矿区范围由6个拐点圈定,矿区面积1.0361平方公里,开采标高+530~+100m,可采煤层为花连、火夹、双连煤层,各煤层特征分别叙述如下:

花连煤层:位于须家河组第五段上部,上距五段顶界约9m。煤层呈二元结构,上分层厚0.18~0.22m,平均厚0.20m;下分层厚0.17~0.22m,平均厚0.20m;夹矸为泥页岩,厚0.15~0.26m,平均厚0.20m。净煤平均厚0.40m。煤层与地层产状一致,煤(岩)层倾角   200,煤层直接顶为灰黑色泥岩、砂质泥岩,局部有一层厚0.05~0.10m碳质泥岩伪顶,老顶为灰、深灰色粉砂岩,底板为泥岩及粉砂质泥岩。

火夹煤层:位于须家河组第五段中上部,上距花连煤层约7.5m。煤层呈二元结构,上分层厚0.18~0.20m,平均厚0.19m;下分层厚0.15~0.17m,平均厚0.16m;夹矸为泥页岩,厚0.15~0.23m,平均厚0.20m。净煤平均厚0.35m。煤层与地层产状一致,煤(岩)层倾角 200,煤层直接顶为灰黑色泥岩、砂质泥岩,局部有一层厚0.05~0.10m碳质泥岩伪顶,老顶为灰、深灰色粉砂岩;底板为泥岩及粉砂质泥岩。

双连煤层:位于须家河组第五段下部,上距火夹煤层约26m,下距五段底界约12m。煤层呈二元结构,上分层厚0.16~0.23m,平均厚0.20m;下分层厚0.18~0.23m,平均厚0.20m;夹矸为泥页岩,厚0.30~0.40m,平均厚0.35m。净煤平均厚0.40m。煤层与地层产状一致,煤(岩)层倾角   200,直接顶为灰黑色泥岩、砂质泥岩,局部有一层厚0.05~0.10m碳质泥岩伪顶,老顶为灰、深灰色粉砂岩;底板为泥岩及粉砂质泥岩。

上鹅湾煤矿地质条件简单,水文地质类型为中等。矿井为低瓦斯矿井。开采煤层自燃发火倾向性经鉴定均为Ⅲ类(不易自燃)。煤尘均有爆炸危险性。

(三)开采状况

上鹅湾煤矿采用平硐+明斜井开拓方式,采煤工作面采用走向长壁采煤方法,采区前进区内后退式开采,先采上段,后采下段。落煤方式为放炮落煤,顶板支护采用单体液压支柱,中间运输巷采用人工推车。

2016年4月21日,上鹅湾煤矿通过永川区政府复产验收,2016年6月19日(事故发生日)晚,以绞车损坏了的名义通知职工放假,6月20日接到永川区煤管局下通知,因“雨季三防”要求放假,上鹅湾煤矿停产放假时间为6月19日夜班至6月23日早班。6月23日中班,上鹅湾煤矿开始生产,至2016年11月1日全矿停产,直至2016年12月关闭。

(四)安全管理

上鹅湾煤矿配备了矿长、安全副矿长、生产副矿长、机电副矿长和总工程师等矿级领导,配备了科、队负责人和其他有关安全管理人员。

(五)事故区域概况

根据调查询问和专家分析认定,事故地点位于+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该工作面开工时间在2016年6月初,在+170m水平井底车场以北100m左右石门揭穿花连煤层,沿煤层向北掘进运输巷约10m。事故发生在距碛头3-5m的位置。                                                                                                                                             

经调查询问证实,+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采用炮掘、人工装岩,支护方式是工字钢+碹石支护(即在碹石墙基上架工字钢棚支护)。据对事故现场人员询问笔录显示:工作面毛断面2.2×2.2m、净断面2.0m×2.0m,巷道永久支护距工作面碛头3.2m,无临时支柱。该工作面劳动组织采用“二八”作业制度,班长董兴炳,班员9人,负责该掘进工作面作业。分成2个小班,每小班5人;每小班再分成两个作业小组,1个小组2人,负责支护和打眼放炮;另1组3人,负责出矸。每小班负责1个循环,循环进尺1m-1.2m。

三、事故经过、抢险及善后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经调查询问,事故发生经过是:2016年6月19日7时许,该矿掘进队职工胡代海和凌在洲到+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放炮。11时许,掘进队职工邱光桂、阳作华、蒋亨清(死者,当班出矸小组负责人)下井抵达该工作面,待胡代海和凌在洲放炮作业完成后,邱光桂、阳作华、蒋亨清3人就进场开始出矸作业。3人在作业前大概检查了一下,发现巷道顶板有淋水,为了方便出矸作业,未打临时支柱就直接开始出矸作业。3人先往矿车里装矸石,装满一车后,由邱光桂、阳作华负责将矿车推到100多米外的车场倒矸,然后推空车返回,继续作业。约14时许,邱光桂、阳作华倒完第三趟矸车后,推着空车返回,途中阳作华感觉鞋子里有砂子,停下来清理,邱光桂继续推车往前走。

阳作华在清理鞋子里砂子时,突然听到碛头一声响,发现装矸位置顶板岩石垮落,打到了正在巷道的正中间掏矸作业的蒋亨清。蒋亨清被打倒坐在地上,上肢向前弯曲,头部几乎全部埋在矸石中,背部还压着一块大矸石。矸石为不规则长方体,长80cm,宽50-60cm,厚30cm。邱光桂也被垮落的岩石打中头部并当场流了血,阳作华由于在后面,没有受伤。

       (二)抢险救援情况

事故发生后,邱光桂、阳作华马上将压在蒋亨清身上的矸石刨开,由于压在蒋亨清身上的矸石太大,邱光桂、阳作华二人试了一下没有搬开,于是邱光桂扶住石头,阳作华跑到外面找到正在170m水平维修巷道的维修队副队长姜通华进来,三个人把蒋亨清救出,抬到了碛头外3m左右的有支护的安全地带。蒋亨清被抬过来后,开始的时候还哼了一声,三人把蒋亨清的身体摆直平放在地上躺起,姜通华就用手摸蒋亨清的胸口,发现没有心跳了,然后又用手去摸鼻子,感觉没有呼吸了。然后姜通华安排邱光桂、阳作华两个人守着蒋亨清,自己用井下的电话打给地面调度室,对接电话的调度室副主任谷礼学汇报说“170水平出事了”。接到调度室通知后,生产副矿长李世荣就来了现场,并查看了蒋亨清的情况。随后,安全副矿长喻元才、技术负责人刘远泽、安全副总谷业友也陆续赶到现场。喻元才安排刘远泽、李世荣带着邱光桂先出井治疗,并给矿长廖安禹汇报现场情况。伤员邱光桂出井洗完澡后,由后勤主任张涛开车送到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治疗。

到了晚上8、9点钟的时候,煤矿职工唐祖江、王安刚、梁锤友来到现场,唐祖江给喻元才传达廖安禹的指示,说可以把蒋亨清弄出去了。然后现场的5人一起就用风筒布将蒋亨清包裹再用绳子捆着,直接将蒋亨清抬起走,由刘子华开绞车运至+210m水平,通过架空人车运至+330m水平,再通过下鹅湾平硐运出地面,出井时间约22时。出井后,由煤矿安排车辆把蒋亨清直接拉到了永川殡仪馆。

       (三)善后处理情况

       经调查,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轻伤。死者蒋亨清,男,46岁,四川泸县人,掘进队工人,负责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出矸工作,担任3人出矸小组负责人。伤者邱光桂,男,36岁,四川泸县人,掘进队工人,负责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出矸工作。

事故发生后,上鹅湾煤矿与死者职工家属通过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由上鹅湾煤矿赔偿丧葬费、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抚恤金、一次性困难家庭补助等所有费用,共计185万元。

       四、事故瞒报过程

(一)煤矿瞒报过程

事故发生后,姜通华打电话向调度室报告了情况,调度室副主任谷礼学接到电话后便向矿长廖安禹汇报,随后廖安禹安排生产副矿长李世荣、安全副矿长喻元才、技术负责人刘远泽、安全副总谷业友均到现场查看情况。无一人向上级管理部门汇报此事。

6月19日15时许,出纳陈自平打电话告知业主翟华说煤矿出了事情,随后翟华联系后勤主任张涛核实情况,张涛告诉翟华说人当时就死了,矿长廖安禹的意思是不上报。此后翟华联系煤矿顾问邓学斌来核实情况,邓学斌表示事故发生后,与廖安禹、张涛在煤矿商量过,廖安禹的意思是不上报,翟华此时即决定不上报。然后翟华安排廖安禹负责煤矿内部事宜,张涛负责处理死者尸体及家属善后事宜。

6月19日21时许,机电副矿长唐关林安排电工停电,喻元才、谷业友、唐祖江、王安刚、梁锤友等人一起将蒋亨清通过下鹅湾平硐运出地面,出井时间约22时,然后由煤矿安排车辆把蒋亨清拉到了永川殡仪馆。

6月19日22时许,廖安禹通知开会,会上安排通知工人说绞车坏了、明天不上班。6月20日早上,唐关林把绞车的牙箱盖子打开,给工人造成一种绞车坏了假象。6月20日晚上,翟华还专程请道士到井口和事故现场做了法事。

6月19日晚,根据业主翟华的安排,由张涛到四川泸县毗卢镇将死者蒋亨清的妻子龚雨芬、女儿女婿接到了永川区来苏镇的一个农家乐商谈善后事宜。煤矿方面参与人有张涛、陈自平、邓学彬、律师冯世芬及冯邦贤,双方于6月20日下午达成赔偿协议:煤矿赔偿蒋亨清家属共计185万元,首期转账165万元,2个月后支付尾款20万元,要求死者家属对外称蒋亨清是因病死亡的,否则不再支付20万元尾款。

6月19日晚,张涛到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找到医生李晓勇,告知他,煤矿里面出了事故死亡1人,需要他出具一个死亡证明。李晓勇未核实死亡人员蒋亨清尸体,出具了死亡证明,死亡原因填写为冠心病猝死。

6月21日上午,死者蒋亨清家属收到煤矿出纳陈自平转账的首期款后,家属凭死亡证明将蒋亨清的尸体在永川殡仪馆火化,在殡仪馆火化登记薄上将死亡原因填写为冠心病,死亡地点填写为医院。

事故发生后,业主翟华、矿长廖安禹多次在矿内会议上要求大家对此事故保密、不能乱说,如果有人调查就说蒋亨清是交通事故死亡。同时,翟华安排唐关林把煤矿自己安装的监控设备破坏,并对外称是雷击损坏。廖安禹则安排每个矿领导将自己分管部门所有涉及蒋亨清的资料该删除的删除、该销毁的销毁、该修改的修改,目的就是证实蒋亨清事故当天没有在煤矿上班。技术负责人刘远泽将蒋亨清的作业规程签到册、学习记录删除并伪造,调度室主任李仲全将6月19日下井排班表修改并相应修改了人员定位识别卡姓名和号码信息,调度室副主任谷礼学负责修改伪造矿灯领用登记表。

2016年7月,重庆煤监局举报核查组通知要问法人代表笔录后,翟华打电话给煤矿法定代表人叶绍发说,6月份的时候矿里面出了安全事故,死了人,煤监局来调查时你就说煤矿是我抵账抵给你的,并帮忙隐瞒事故。叶绍发答应了,并在第二天重庆煤监局核查组的人询问时也是按照这种说法应对。

在永川区安委会核查组及重庆煤监局核查组对群众举报开展核查时,煤矿内所有相关人员均一直否认此次生产安全事故,并称死者蒋亨清是交通事故后就没有到煤矿上班。

(二)核查情况

重庆煤监局接到群众举报后,汇同渝中监察分局组成核查组,自2016年7月5日开展核查以来至2017年7月17日,历时长达1年的时间,先后15次组织有关人员深入永川区、荣昌区、大足区、铜梁区、綦江区、巴南区和四川泸州市、泸县等地的20多个乡镇(街道办事处)、50多个村组,共走访调查450多人,调查询问21人,制作调查取证笔录29份,收集有关图纸资料120余份,查封扣押煤矿安全监控、人员定位主机2台,初步查清了上鹅湾煤矿2016年6月19日发生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轻伤。

按照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领导的批示要求,重庆煤监局核查组积极争取市公安局的支持配合,2017年7月28日,成立了由重庆煤监局和市公安局有关人员组成的联合核查组,再次深入永川区、荣昌区、四川泸县以及广东深圳等地对事故当班人员和死者家属进行调查,在基本核实了上鹅湾煤矿瞒报死亡1死1伤事故的事实。

2017年5月24日,荣昌区公安局根据重庆市公安局指定,管辖上鹅湾煤矿“6·19”重大责任事故案,成立了专案组,组织30余名干警参与调查,先后8次深入四川泸县毗卢镇、石桥镇、和重庆市永川区红炉镇、板桥镇、三教镇等地进行走访,收集掌握了关键证据。2017年7月7日,专案组对涉案犯罪嫌疑人实施集中抓捕,一举抓获上鹅湾煤矿法定代表人叶绍发、生产副矿长李世荣、安全副矿长喻元才、技术负责人刘远泽、安全副总谷业友。迫于公安机关强大压力,2017年7月11-14日其余涉案人员煤矿实际控制人翟华、调度室主任李仲全、机电副矿长唐关林、后勤科长张涛、矿长廖安禹等先后投案自首。经专案组询问,上述到案人员均如实供述了2016年6月19日发生在重庆永川区上鹅湾煤矿的顶板事故,且对涉嫌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

结合重庆煤监局核查组和荣昌区公安局专案组转交的证据材料认定,2016年6月19日,上鹅湾煤矿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轻伤属实。从事故发生时蒋亨清被顶板打倒取出,至运送蒋亨清出井,时间长达7个小时左右;出井后,由煤矿安排车辆直接把蒋亨清拉到了永川殡仪馆,期间,煤矿主要负责人及有关管理人员在无蒋亨清死亡鉴定情况下,擅自进行了处理。事故发生后,事故发生后,煤矿主要负责人和相关管理人员未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及时如实上报事故,蓄意瞒报事故,且破坏事故现场、销毁和伪造相关证据,在有关部门调查核实群众举报过程中作伪证,继续隐瞒事故。

五、事故原因及性质

(一)直接原因

经调查认定,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掘进工作面空顶作业,出矸小组负责人蒋亨清在出矸作业前,已经发现巷道顶部有淋水情况,未按作业规程规定打临时支柱就开始出矸作业,被突然垮落的矸石砸压致死。

(二)间接原因

经调查和分析认定,事故的间接原因是:

1.矿井现场安全管理和监督检查不力。矿井有关领导现场安全监督检查不到位,开展事故隐患排查及整改不力,未及时发现和组织消除事故隐患,及时制止违章行为,未认真督促落实作业规程规定。

2.矿井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职工安全意识淡薄,岗位职责落实不到位,违章作业、冒险蛮干,自主保安、互助保安意识和能力差。

(三)事故类别和事故性质

经调查认定,2016年6月19日14时许,上鹅湾煤矿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发生的事故为顶板事故,事故性质为责任事故(瞒报)。

六、责任划分及处理建议

(一)对已在事故中死亡不再追究责任人员。

蒋亨清,男,46岁,四川泸县人,掘进队工人,负责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出矸工作,担任3人出矸小组负责人。在出矸作业前,已经发现巷道顶部有淋水情况,未打临时支柱就开始出矸作业,被突然垮落的矸石砸压致死。违反《煤矿安全规程》第一百零四条,未严格执行敲帮问顶及围岩观测制度,在明知巷道顶部有淋水情况,仍违章进入工作面进行出矸作业,被突然垮落的顶板矸石砸压致死。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以下简称《安全生产法》)第五十四条、五十六条的规定,对事故负直接责任。鉴于其已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于责任追究。

(二)因涉嫌犯罪,由公安机关处理人员

1. 李世荣,男,51岁,生产副矿长,负责矿井生产管理工作,事故当班井下带班矿长。在事故前到过事故工作面现场检查,发现事故工作面顶板破碎,空顶区域仅有1根单体支柱做临时支护,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第十七条第八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参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2. 翟华,男,54岁,实际投资人,煤矿业主。矿井安全管理不力,落实本单位安全责任制不到位,未认真督促、检查矿井安全管理工作,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五条、第十八条第(三)、(五)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七)项、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安排他人破坏事故现场、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未按照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组织抢救,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六)项、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3.叶绍发,男,60岁,执行董事,经理,法人代表。未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职责,矿井安全管理不力,落实本单位安全责任制不到位,未认真督促、检查矿井安全管理工作,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五条、第十八条第(三)、(五)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七)项、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4.廖安禹,男,53岁,矿长,负责煤矿全面管理,矿井安全生产第一责任者。未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职责,矿井安全管理不力,落实本单位安全责任制不到位,未认真督促、检查矿井安全管理工作,及时消除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五条、第十八条第(三)、(五)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七)项、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安排他人破坏事故现场、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未按照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组织抢救,在无蒋亨清死亡鉴定情况下,擅自进行了处理,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六)项、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5.喻元才,男,48岁,安全副矿长,负责矿井安全监督管理及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工作。履行安全管理职责和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督促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不到位,组织落实事故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五)项,《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未按照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组织抢救,在无蒋亨清死亡鉴定情况下,擅自进行了处理,违反了《重庆市生产安全条例》第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6.刘远泽,男,52岁,技术负责人,负责全矿技术管理和“一通三防”工作。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删除和伪造作业规程签到册、学习记录等,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7.谷业友,男,59岁,安全副总,分管安全、通风和瓦斯管理工作。履行安全管理职责不力,落实安全责任制不到位,未认真检查本单位安全生产状况,未及时排查事故隐患,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到位。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五)项,《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第十七条第(二)、(五)项的规定,对事故负重要责任。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8.唐关林,男,44岁,机电副矿长,分管全矿机电运输安全管理工作。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八十条第二款,《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事故发生后,破坏矿内监控设备,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9.李仲全,男,54岁,调度室主任,负责调度室工作。事故发生后,破坏矿内监控设备并修改事故当天井下排班表,伪造员工定位识别卡信息,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10.张涛,男,36岁,后勤、职卫科长,负责后勤和职业危害防治工作。事故发生后,破坏矿内监控设备,销毁相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已由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11.邱光桂,男,36岁,四川泸县人,掘进队工人,负责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出矸工作。在举报核查中提供虚假情况,违反了《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因涉嫌犯罪,由公安机关另案处理。

12.李晓勇,男,53岁,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医生。在未核实蒋亨清尸体的情况下,出具虚假死亡证明。因涉嫌犯罪,由公安机关另案处理。

(三)事故有关单位处理建议

1.上鹅湾煤矿。2016年6月19日14时许,上鹅湾煤矿井下+170m水平北花连煤层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轻伤,直接经济损失200.38万元。这是一起矿井现场安全管理和监督检查不力,对职工安全教育和培训不力所导致的责任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四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建议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处50万元罚款。事故发生后,上鹅湾煤矿未按规定向重庆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及有关部门报告事故,瞒报事故。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建议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项的规定,处100万元罚款。事故发生后,上鹅湾煤矿故意破坏事故现场。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建议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处100万元罚款。事故发生后,上鹅湾煤矿修改事故当天下井排班表和篡改事故当天人员定位识别卡信息,销毁有关证据。违反了《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建议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处100万元罚款。建议对上鹅湾煤矿上述行政处罚分别处罚,合并执行处罚350万元。

2.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上鹅湾煤矿事故发生后,永荣矿务局永川煤矿职工医院出具虚假死亡证明,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二条,建议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移送地方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处理。

七、防范措施

(一)上鹅湾煤矿已于2016年12月关闭,要配合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做好关闭后的各项安全和稳定工作。

(二)永川区人民政府及有关监管部门要加强煤矿安全生产的监督检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督促煤矿企业加强采掘工作面顶板安全管理,执行作业规程和各项操作规程规定,严防煤矿事故发生;要加强有关煤矿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严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瞒报行为;严格煤矿事故伤亡统计报告管理,加强煤矿事故伤亡统计报告工作。

 

重庆市永川区上鹅湾煤业有限公司

“6·19”顶板事故调查组

                              

 




主办单位: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中监察分局

通讯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坪开发路31号科尔国际大厦五楼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866号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6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