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重庆松藻煤电有限责任公司打通一煤矿“8·22”瓦斯事故调查报告

一.概述

2015年8月22日19时59分,重庆松藻煤电有限责任公司打通一煤矿(以下简称“打通一矿”)井下西二区W22603中瓦斯巷掘进工作面发生一起瓦斯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82.7万元。

事故发生后,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南监察分局会同綦江区安监局(煤管局)、监察局、公安局、工会等单位组成事故调查组,并邀请綦江区人民检察院参加(未参加)。调查组通过现场勘察、取证分析,查明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认定了事故性质和责任,提出了有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的处理建议和事故防范措施建议,形成了本事故调查报告。

二.基本情况

(一)事故单位概况

1.基本情况

打通一矿位于綦江区打通镇,始建于1964年,隶属重庆松藻煤电有限责任公司,核定生产能力1800kt/a,2014年实际产量1500kt;证照齐全有效(采矿许可证:C5000002009041130019566,安全生产许可证:渝MK安许证字[2014]1400027,矿长安全资格证:第15150012000042号,营业执照:綦工商册号500222300006690)。

2.开采条件

该矿为煤与瓦斯突出矿井,主采煤层共三层,分别为M6-3、M7-2、M8号煤层,M6-3煤层平均煤厚0.89m, M7-2煤层平均煤厚1.08m, M8煤层平均煤厚2.64m, 煤层倾角7~11°;各煤层均有突出危险性,其中M6-3煤层为保护层,M7-2煤层、M8煤层为被保护层;M6-3、M7-2、M8煤层自燃倾向性鉴定等级均为Ⅱ类,为自燃煤层;M6-3、M7-2、M8号煤层均无煤尘爆炸性;矿井水文地质类型为中等。

3.矿井开采现状

矿井采用斜、立井综合开拓;共有8个井筒, 6个进风井筒、2个回风井筒;矿井目前有两个生产水平:+350m水平和+140m水平,+350m水平又分为上下山阶段。+350m水平上山部分的南北两个生产采区已结束;下山部分的东区、西区为生产采区,西二采区为准备采区。矿井采用倾斜长壁仰斜后退式采煤法,采煤工艺为综合机械化开采;岩巷采用钻爆法掘进;煤巷采用综掘机掘进;通风方法为抽出式。矿井采用双回路电源供电;矿井主要运煤系统采用带式输送机运煤,辅助运输平巷为蓄电池电机车牵引矿车运输,采区上、下山采用提升机运输。矿井建立有瓦斯抽采系统,全矿设有4个瓦斯抽放泵站,2014年瓦斯抽采纯量为6670万m3

矿井建立有安全监控、人员定位、供水施救、压风自救、通讯联络、紧急避险等六大系统,运行正常。

矿井安全生产管理机构齐全,管理制度健全。

(二)事故地点概况

事故发生地点为打通一矿W22603中瓦斯巷掘进工作面,W22603中瓦斯巷位于西区+140大巷以西,设计全长770.789m,事发前该巷道由+140m水平向下已经掘进678m。该巷道为半圆拱形,掘进断面8.24m2,净断面7.64m2,设计坡度14°15',主要作回风使用。该区域岩性为茅口灰岩,灰至深灰色,厚层块状,致密坚硬,具有方解石石脉,节理、裂隙、岩溶发育,局部含高浓度瓦斯,局部岩溶、裂隙内赋存岩溶水。掘进工作面采用P-60型耙岩机配合1吨U型矿车运输,采用JD-25kW调度绞车牵引。掘进工作面通风方式采用压入式通风,选用两台FBD-NO.5.6/2×11kW局部通风机(主、辅局部通风机各一台),配合φ600mm胶质阻燃风筒供风,在工作面回侧设有一组调节风门,控制风量。

事故现场勘察,发现在掘进工作面右侧底板可见1.0m×0.9m的孔洞,距掘进工作面碛头1.36米,巷道存在明显冲击现象,硬质风筒移位,局部通风机风筒倒卷、撕裂破损,耙岩机耙斗、过渡槽分离。事发时喷出的瓦斯逆流进+140米运输大巷,导致区域瓦斯超限,水淹巷道290米。事后经测算,喷出瓦斯14.748m3,涌水2400m3

三.事故经过及抢险、善后处理情况

(一) 事故发生及救援经过

8月11日夜班,W22603中瓦斯巷由+140m水平向下掘进647m处,经物探超前探测后(有效探测深度80m),发现沿巷道掘进方向正前方36m~41m段存在异常,矿下达了《物探成果及允许掘进通知书》,要求采取施工钎探眼的方式先探后掘,允许掘进距离70m。

8月22日0时左右,掘进七队夜班施工W22603中瓦斯巷右帮处的4号探眼有异常,孔口(孔口外20cm)瓦斯浓度3.8%,无水。值班调度员张富强接到当班瓦检员周明家报告后,将情况向矿地测副总兼地测科长熊天君作了汇报。熊天君要求井下作业点在4号探眼附近补打一个探眼,探测是否仍存在异常,当班工人在右帮的4号探眼附近补打一个5号探眼,深3.8m,瓦斯浓度4.1%,无水。熊天君随后安排本科室卢勇牵头,组织其他相关科室共同派人到现场去了解情况。22日凌晨2:30左右,地测科雷凯、通风科喻在兵到井下了解情况,检查右帮2个探眼瓦斯浓度都超过4%,要求当班停止掘进作业,由掘进七队技术员编制过岩溶掘进措施。

22日早班W22603中瓦斯巷停掘,掘进七队值班技术员胥奇瑞编制了过岩溶掘进措施,并于当日11:30完成审签。12:30中班排班,胥奇瑞组织学习过岩溶掘进措施,安排7人到W22603中瓦斯巷施工,其中班长卢凤德、副班长李学成负责打眼,钱元倾扶钻杆,安全员刘生兵开耙岩机,放炮员朱达洪放炮,王国强把钩转运,高仲华开绞车,通风队瓦检员陆定均负责检查瓦斯卢凤德等人到现场抽干积水,在碛头右帮、腰线下碛头正中偏右各补打一个孔深3.7-3.8米探眼,检查工作面瓦斯浓度0.10%,21日夜班打的右帮探眼瓦斯浓度3-4%,认为没有异常,就开始施工炮眼,当班共打了40个炮眼。打完炮眼,卢凤德安排李学成、钱元倾、刘生兵、王国强、高仲华5人站岗,自己和朱达洪装药。装药前检查工作面瓦斯浓度0.12%。卢凤德等二人用40发雷管, 32kg炸药装好40个炮眼后,与瓦检员陆定均一起于19:30左右撤到+140运输大巷与W22603中瓦斯巷交叉处的放炮点,与救护队员黄昌亮、李刚和监督执行远距离放炮措施的安监员李启伦汇合,等待放炮。19时33分,朱达洪实施爆破。19时59分,掘进工作面发生瓦斯喷出,伴有大量瓦斯和粉尘的冲击波,先后将李启伦、李刚、黄昌亮、朱达洪、卢凤德冲倒,卢凤德、陆定均自救脱险。

掘进七队跟班队长许明水在W22603东瓦斯巷发现异常,20:07分向调度室汇报要求停止放炮,并撤出工人。许明水等人向外撤到中瓦斯巷的局部通风机处,发现已昏迷的朱达洪、李刚、黄昌亮、李启伦。许明水、曹本林、李尚全等人立即将四人先后扶起,其中朱达洪由李尚全先行送出,许明水、曹本林等人守护其余三人等待救援。

20:12分,打通一矿救护队接到事故救援命令,值班队干谢贵华立即带领值班小队入井救援,20:53在140运输大巷W22603西瓦斯巷和中瓦斯巷之间,遇到许明水等人,立即对遇险的李启伦、李刚、黄昌亮进行抢救,发现李启伦已无生命体征,21:06将三人运出井送往松藻公司医院抢救。随后,打通一矿救护队员与先后赶来的松藻公司救护大队、渝阳煤矿、石壕煤矿救护队员一道对事故影响区域进行了全面搜救,23日3时25分,救援工作结束。当班遇险者李启伦经抢救无效于22日23:35死亡,其余遇险者安全脱险,井下其他工人全部安全升井。

(二)事故报告情况

事故发生后,打通一矿先后向松藻煤电公司调度室、綦江区安监局、渝南分局、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进行了报告。

(三)善后处理情况

事故发生后,煤矿与遇难者家属签订职工工亡待遇处理协议,共支付工亡待遇82.7万元,善后工作得到妥善处理,矿区社会秩序稳定。

四.事故原因及性质

(一)直接原因

在物探发现异常的区域内,掘进施工发现探眼瓦斯异常,未按规定采取有效措施探明前方岩溶水及瓦斯情况,掘进放炮引起岩溶水涌出及瓦斯喷出,瓦斯逆流导致工人窒息死亡。

(二)间接原因

1.未按规定编制探放水设计并实施探放水措施。在物探发现异常的区域内,未按《煤矿安全规程》、《煤矿防治水规定》及松藻煤电公司的探放水规定要求,编制探放水设计,采用钻探进行探放水。

2.隐患处置不到位。在掘进过程中发现探眼瓦斯异常,经有关人员现场核实为岩溶的情况下,有关管理人员对过岩溶存在的危害未认真分析,编制的措施不完善,措施审签未严格把关。

3.现场施工违章作业。事故当班工作人员未按《W22603中瓦斯巷过岩溶施工技术安全措施》“采取浅掘浅进,每循环进度不大于1m”的规定,实际进度达1.3m。

4.矿井安全监督检查不力。对矿井未按《煤矿安全规程》、《煤矿防治水规定》和松藻煤电公司规定执行探放水措施监督检查不力;事故当班安监员李启伦未按《W22603中瓦斯巷过岩溶施工技术安全措施》规定到掘进工作面现场跟班,督促安全措施落实。

5.通风系统设计不合理。该掘进工作面回风系统中设置了两组调节风门,在发生事故时,强大的气流在调节风门处受阻,逆流到W二区+140m运输大巷进风流中。

6.安全教育培训不力。职工的安全意识淡薄,遵章守纪意识差。

7.未严格执行交接班制度。当天值班矿级管理人员未按时到矿值班。

(三)事故性质

经调查分析认定,这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五.对事故责任人员处理的建议

(一)李启伦,男,42岁,群众,矿安监员。未按规定到掘进工作面现场跟班,督促安全措施落实,对事故的发生负主要责任。鉴于已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于责任追究。

(二)熊天君,男,50岁,中共党员,地测副总兼地测科科长,负责矿井地质测量工作。未按规定组织编制探放水设计,未认真分析过岩溶存在的危害,对现场存在的隐患处置不到位,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五)项、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煤矿防治水规定》第九十二条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的规定,建议撤销安全管理资格。

(三)卢凤德,男,42岁,群众,掘进七队班长。未按规定执行“浅掘浅进”措施,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建议由煤矿进行批评教育,依照煤矿有关规章制度给予处分。

(四)胥奇瑞,男,29岁,群众,掘进七队技术员。对过岩溶存在的危害未认真分析,编制的措施不完善,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五)项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建议罚款3000元。

(五)卢勇,男,47岁,群众,地测科副科长,分管地质工作。未按要求组织相关人员查看现场,未严格审签措施,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五)项、《煤矿防治水规定》第九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建议罚款6000元。

(六)刘远龙,男,48岁,中共党员,通防副总,协助总工分管“一通三防”技术和现场管理工作。对过岩溶存在的瓦斯危害未认真分析,未提出有针对性的防范措施,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建议罚款8000元。

(七)陈志昆,男,44岁,中共党员,安全副总,协助安全副矿长分管矿井安全生产工作。督促落实安全措施不力,监督检查探放水措施的执行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七)项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建议罚款8000元。

(八)唐健,男,42岁,中共党员,总工程师,负责矿井技术管理工作。对过岩溶措施未认真组织研究,对过岩溶可能出现的瓦斯问题预判不足,审查措施把关不严,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鉴于其2015年8月13日调到打通一煤矿,建议罚款9000元。

(九)华西,男,38岁,中共党员,生产副矿长,负责矿井生产工作。事故发生当天未按时到矿值班,组织落实生产过程中的安全技术措施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七)项、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建议罚款9000元。

(十)许刚,男,44岁,中共党员,副矿长,主持工作,负责全矿安全生产和经营管理。督促制定探放水设计、过岩溶安全措施不力,实施安全生产教育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一)、(三)项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处上一年年收入30%的罚款,罚款42300元。

    六.对事故责任单位处理的建议

打通一煤矿未按规定采取探放水措施,对现场存在的隐患处置不到位,导致发生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罚款490000元。

  七.防范措施建议

(一)优化采掘工作面通风系统。由于打通一煤矿岩层断层、岩溶较发育,并伴有岩溶水或瓦斯,因此在岩层内掘进巷道,应采取防止瓦斯喷出的措施。掘进工作面回风不得设置坚固的调节通风设施,进风流中设两道防逆流风门。

(二)加强物探异常区事故防控。在巷道物探探测表明掘进工作面前方出现异常时,矿井应严格按《煤矿安全规程》及《煤矿防治水规定》要求进行探放水。

(三)加强瓦斯地质工作。超前探测煤层或岩溶瓦斯赋存情况,根据瓦斯赋存情况制定针对性的措施。

(四)加强现场安全监督管理。狠反“三违”,狠抓职工安全培训教育,提高职工安全责任意识,杜绝违章作业。

  

重庆松藻煤电有限责任公司打通一煤矿

“8·22”瓦斯事故调查组

                          2015年12月17日



主办单位: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南监察分局

通讯地址:重庆市綦江县健康路7号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866号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6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