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5·26”顶板事故通报

近期,我分局对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5·26”顶板事故进行了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一、事故情况

2016年5月26日9时,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2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50万元。事故发生后,该矿隐瞒不报。经群众举报,开州区安全生产委员会组织核查属实。

    二、事故单位基本情况

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位于开州城区方位319°14′33″,与开州城区的直线距离是19km,行政区划属重庆市开县正坝镇龙垭村。

2003年,龙垭煤矿是一个核定生产能力1万吨/年的矿井,2006年扩建为3万吨/年,2010年扩建为4万吨/年,2014年通过竣工验收。该矿持有的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为个人独资企业,业主邓廷坤(实际控制人),占股100%。

矿井采用平硐开拓,有一个主平硐和一个回风平硐,矿井批准开采K1K3K5K6煤层。矿井水文地质类型简单,矿井涌水量小,低瓦斯矿井,中央分列式通风,人力推车运输,自流排水。矿井主要电源来自国家电网敦好10KV供电变电所,备用电源为柴油发电机,功率为400KW。。

2016年3月17日,该矿主动向开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自愿关闭书面申请,开县人民政府于4月28日,开县人民政府对龙垭煤矿作出永久性关闭决定(开县府发〔2016〕10号)文件,批准关闭。事故发生时,该矿正在进行回撤井下设备的环节。

三、对事故有关责任人和责任单位的处理情况

事故调查处理7名责任人,其中,对1名涉嫌犯罪的人员,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对6名责任人按照干部管理权限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或组织处理。鉴于开州区人民政府已将事故单位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列入了2016年关闭矿井计划,由开州区人民政府依法对其实施关闭。为防止类似事故再次发生,调查报告提出的4条防范措施,由开州区人民政府负责督促落实。

附件: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5·26”顶板事故调查报告

 

                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东监察分局

 

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

龙垭煤矿“5·26”顶板事故调查报告

 

一、概述

(一)事故发生时间:2016年5月26日9时。

(二)企业名称: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

(三)事故发生地点+420m水平主平硐400m处。

 (四)事故类别:顶板事故。

(五)事故伤亡情况:死亡2人。

(六)直接经济损失:250万元。

(七)事故调查组的组成:重庆煤监局渝东分局、开州区安监局、监察局、公安局、总工会等部门有关人员组成了事故调查组,并邀请开州区检察院派员参加。

二、事故单位概况

(一)矿井概况

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位于开州城区方位319°14′33″,与开州城区的直线距离是19km,行政区划属重庆市开县正坝镇龙垭村。

1.矿井由来

2003年,龙垭煤矿是一个核定生产能力1万吨/年的矿井,2006年扩建为3万吨/年,2010年扩建为4万吨/年,2014年通过竣工验收。

2.煤矿持证情况

该矿持有的采矿许可证(证号C5000002010121130094401,有效期至2016年4月3日)已过期、安全生产许可证(证号渝MK按许证字〔2014〕1404006、有效期至2017年3月16日)已注销、工商营业执照(注册号500234300016258 2-1-1)已注销。

3.煤矿安全管理情况

2015年1月1日,该矿设置了“五长五科五队”安全管理机构,配备了相应的安全管理人员。2015年10月底,因该矿拖欠管理人员和工人工资,该矿安全管理人员和工人陆续离开龙垭煤矿,矿井从此处于停产状态。从2016年5月初开始回撤设备作业至事故发生时,该矿也未设置安全管理机构,未配备安全管理人员;未执行入井检身登记制度、隐患排查制度、矿级领导带班下井制度和瓦斯检查制度。

4.煤矿股东构成及股份情况

    该矿为个人独资企业,业主邓某(实际控制人),占股100%,家住开县妇幼保健院宿舍A幢2-1,身份证号512222197310143772。

(二)矿井开采条件

1.矿井开拓

矿井采用平硐开拓,有一个主平硐和一个回风平硐。主平硐标高为+420m,回风平硐的标高为+475m。

    2.煤层赋存条件

    矿井批准开采K1K3K5K6煤层,实际开采2层煤,分别为K1K6煤层。K1煤层厚度30cm,倾角20°,发热量3700-3800卡;K6煤层厚度40cm,煤层倾角60°,发热量4000卡。

    3.水文地质条件

    水文地质类型简单,矿井涌水量小。

    4.矿井瓦斯等级。

矿井瓦斯等级鉴定结果为低瓦斯矿井。

5.矿井通风

矿井采用中央分列式通风,在风井安装有两台FBCDZ-6-№16B型防爆轴流式主要通风机,功率55KW。矿井总进风1260m3/min,总回风1270m3/min。

6.矿井运输

回撤设备期间,矿井采用架子车运输井下拆除电气设备,人力推车运输。

7.安全监控系统 

矿井安设KJ90NA型安全监控系统,井下设有分站4个,各类传感器25个。

8.人员定位系统

矿井安设有KJ272型人员定位系统,设有9个基站,配备8部手机。人员定位识别卡90张。

9.排水系统

自流排水。

10.矿井供电

矿井主要电源来自国家电网敦好10KV供电变电所,备用电源为柴油发电机,功率为400KW。

(三)开县对煤矿关闭工作的安排部署情况

2016年1月21日下午,开县人民政府组织召开全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会议,对煤矿关闭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按照《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关闭退出优化煤炭产业结构的通知》(渝府办〔2016〕1号)精神,开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了《开县2016—2017年煤矿关闭退出工作方案》(开县府办发〔2016〕29号),成立了开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领导小组。2016—2017年拟计划关闭27对矿井,其中2016年关闭20对矿井(含龙垭煤矿),2017年关闭7对矿井。

(四)龙垭煤矿关闭实施情况

根据《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关闭退出优化煤炭产业结构的通知》《开县2016—2017年煤矿关闭退出工作方案》要求,2016年3月17日,龙垭煤矿向开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自愿关闭书面申请。4月5日,开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龙垭煤矿下达拟关闭煤矿告知书,确定为拟关闭煤矿。4月11日,开县人民政府对该矿印发拟关闭公告,并同日在《开州日报》发布。4月28日,开县人民政府对龙垭煤矿作出永久性关闭决定(开县府发〔2016〕10号)。

5月初,设备回撤工作正式实施。5月31日,设备回撤工作结束。6月2日,开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对龙垭煤矿已封闭井口喷绘了关闭标识。6月23日,开县人民政府组织煤管局、公安局、国土房管局、工商局、经信委、人社局等部门对龙垭煤矿关闭情况进行了初步验收。7月12日,重庆煤监局(市煤管局)牵头组织市级相关部门进行了复查验收。

    2016年6月3日,供电部门对龙垭煤矿停止供电,并对用电户号销户。6月29日,开县公安局通过现场核查龙垭煤矿民爆物品使用完毕并停止供应,同时向市公安局注销《爆破作业许可证》。同日,开县国土房管局收回龙垭煤矿采矿许可证正副本,并上报市国土房管局予以注销。7月26日,开县煤管局将龙垭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正副本移交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按程序注销。

(五)关闭奖励补助情况

根据《开县2016—2017年煤矿关闭退出工作方案》,龙垭煤矿作为关闭矿井,重庆市、开县财政奖励关闭补助资金850万元。2016年7月28日,开县煤管局已拨付400万元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和解决矿农纠纷。

(六)事故区域概况

事故地点位于龙垭煤矿+420m水平主平硐400m处,此处巷道断面为高2.2m、宽2.2m的梯形断面,使用金属工字钢支架支护

(七)事故前区县和乡镇主管部门检查情况 

2016年1-5月,开州区矿业管理所先后到龙垭煤矿现场检查4次。分别:2016年3月17日,周某带队,万某、夏某、张某参加,重点对该矿复工复产准备工作进行检查,发现该矿无复产复工前的职工安全培训记录;复产复工安全技术措施无学习记录2条隐患,作出了责令该矿立即改正,严禁擅自复产复工的决定。4月4日,许某与周某到该矿现场检查,重点对矿井证照进行检查并对3月17日检查情况进行复查,通过检查发现:该矿采矿许可证于2016年4月3日到期,作出了责令该矿严禁井下一切采掘作业的现场处理决定。4月21日,许某、周某、万某、张某对龙垭煤矿现场检查,检查内容为该矿是否擅自进行生产。5月10日,万某、张某、潘某、夏某对该矿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井下主测风站无5月份上旬测风记录;主运输巷700米左右顶板破碎未及时处理的隐患,针对检查笔录中的2条隐患,作出了责令该矿立即改正,停止井下一切采掘作业的现场处理决定。

2016年以来,开州区敦好镇人民政府对龙垭煤矿开展了以下安全监管工作:一是制定2016年度敦好镇安全生产监管执法工作计划表,计划每月检查龙垭煤矿一次。二是落实了彭某为该矿“一对一”安全监管人员。三是严格开展日常安全检查。1—5月,敦好镇镇人民政府共检查龙垭煤矿5次,4份纸质材料,均未发现龙垭煤矿组织生产。

三、事故发生、抢救经过及善后处理

(一)事故经过

2016年1月,该矿被开县人民政府列为2016年度拟关闭煤矿。3月,龙垭煤矿编制了《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设备回撤方案》(以下简称《设备回撤方案》)报开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审查。4月26日,开县煤炭工业管理局以《关于同意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撤出井下设备设施的批复》(开煤管〔2016〕11号)文件进行了批复。

2016年5月初,龙垭煤矿业主邓某(实际控制人)因煤矿拖欠工人工资和严重亏损的状况(注: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矿井处于完全停产),在未按照《设备回撤方案》成立相应的安全管理机构,配备安全管理人员的情况下,与原井下工梅某商定以300元/吨的价格计量撤除矿井设施设备(包括电缆、电线、轻轨、电气设备),撤除方式是从最里面往井口方向外撤。入井作业前,邓某未组织3名作业人员学习该矿报经开州区安监局审批的《设备回撤方案》,只是对撤除工作提出一些安全要求:一是不得携带烟火入井,不得酒后入井;二是撤出电气设备前,必须先断电;三是不得回撤井下金属支架;四是运输井下设备必须使用架子车,不得使用翻斗车。当天,梅某便组织邓某某、周某、肖某3名工人入井拆除井下设备。

2016年5月26日7时左右,梅某带领邓某某、周某、肖某到+420m水平主平硐井下400m处回轻轨、金属支架等。梅某和邓某某负责轻轨和金属支架,周某和肖某负责装运。9时,四人满一架子车轻轨后,周某和肖某将该车轻轨推运出井,梅某和邓某留在原处继续材料,当周某和肖某返回撤材料的地点时,发现顶板冒落一块长3-4m、宽2m、厚2m的矸石和一些工字钢将梅某和邓某压着,其中一个背弓着只看见屁股、一个只看见一只脚。周某和肖某用掏锄和钢钎等工具清除了压在梅某和邓某某身上的矸石,将2人取出,出井向物资看管员肖某报告了事故。

(二)事故救援经过

     10时,肖某接到事故报告,立即打电话给业主邓某。邓某在临港工业园工地得知龙垭煤矿发生了事故的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开县正坝煤矿矿长周某某(2014年5月前,在龙垭煤矿担任矿长),安排他到龙垭煤矿查看事故伤亡情况,并组织施救。10时20分,周某某驾车赶到龙垭煤矿,在+420m主平硐井口看到了周某某、肖某、肖某某3人。其中1个人对周某某说,井下的2名工人已经死亡。周某某当即带领周某和肖某下井查看,在+420m水平主平硐400m处,2工人已经被抬放在顶板垮塌现场的边上。其中1个工人的头部满是血,嘴巴和鼻子都在流血,已经死亡;另外1个人腰部受伤,周某某试着将他扶起来,发现他的腰是软的,根本扶不起来,也已经死亡。周某某带领周某、肖某用一辆矿车将2名遇难矿工的遗体运送到+420m水平主平硐距井口3m处。然后,周某某打电话向邓某了事故情况,邓某随后联系殡仪馆车辆将2名遇难矿工遗体运到殡仪馆。

(三)事故善后情况

经过协商,矿方与死者亲属达成了协议,补偿梅某家属116万元,补偿邓某某家属90万元。

(四)死者基本情况

1.梅某,男,开县天和镇明阳村2组41号,身份证号:512222********4897;

2.邓某某,男,开县敦好镇喜龙村11组25附1号,身份证号:500234********285X。

(五)事故报告情况

业主邓某得知梅某、邓某某2名矿工遇难的消息后,未向属地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报告该起事故,瞒报了此次事故并烧毁了矿井图纸资料和相关记录。2016年7月14日10时,邓某在开州区公安局自首,交代了龙垭煤矿“5.26”顶板事故的详情。

四、事故性质及原因

(一)事故性质

经调查认定,这是一起责任事故。

(二)事故直接原因

现场2名作业人员安全意识淡薄,未严格执行敲帮问顶制度,违规冒险作业,致使巷道垮落将其掩压致死,导致事故发生。

(三)事故间接原因

1.煤矿未认真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

1)矿井回撤作业期间未设置安全生产管理机构,无配备安全管理人员和无特种作业人员上岗。

2)安全生产责任制矿井落实不力。回撤期间,矿井未执行入井检身登记制度、瓦斯检查制度、隐患排查制度和矿级领导带班下井制度。

3)矿井安全管理不力。未按照开州区煤管局批准同意的《设备回撤方案》开展井下设备回撤工作,现场安全管理失控。

4)安全教育培训不力,安全意识淡薄。在拆除设备前未认真对工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现场作业人员对顶板管理知识缺乏,违章作业,冒险蛮干。

5)矿井依法办矿、依法治矿、依法管矿意识的淡薄。发生事故后,业主邓某未按照《安全生产法》《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向相关部门报告,而是故意隐瞒事故。

2.开县矿业管理所未履行龙垭煤矿关闭工作安全监管职责。

按照《开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同意完善县安监局所属事业单位机构编制事宜的批复》(开编发2010〕88号),负责煤炭企业日常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督促企业加强对安全隐患的排查、整改等工作。以及《开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开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关于明确责任强化煤矿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开安监2016〕6号)要求,开县矿业管理所为全县煤矿日常监管执法工作的牵头抓总,明确开县矿业管理所副所长许某为“正和片区”(含龙垭煤矿)牵头人,矿业管理所安监二科为责任科室 ,万某为龙垭煤矿“一对一”安全监管责任人。主要负责“对拟关闭煤矿督促其按批准方案回撤设备,确保如期关闭验收;编制监管执法计划实施煤矿日常检查执法;督促煤矿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强化隐患排查并督促整改到位”等工作。

龙垭煤矿回撤井下设备期间,万某等人于5月10日到龙垭煤矿开展过现场安全检查,但检查的内容未涉及设备回撤安全监管事项。万某不清楚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实际实施时间,未对煤矿设备回撤准备情况进行现场检查。万某发现龙垭煤矿实施设备回撤工作后,直至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结束,也未到龙垭煤矿开展现场安全检查。开县矿业管理所也未督促万某及其他安全监管人员对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开展监督检查。

3.开县敦好镇人民政府对龙垭煤矿安全监管工作存在不足。一是未将龙垭煤矿纳入年度安全监管行政执法工作计划,未落实“一对一”安全监管责任人。二是未落实《安全生产法》相关要求,没有制定煤矿企业月安全监管计划,安全监管人员开展日常监管次数不够,日常安全监管重点内容无针对性。三是未落实开县人民政府关于煤矿关闭工作的相关要求,安全监管人员未主动配合相关部门,督促龙垭煤矿开展设备回撤工作;未及时掌握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实施时间及程序,未对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进行有效安全监管。

4.开县煤管局统筹指导不到位。未认真履行“指导、协调全县煤矿关闭退出工作”职责,在向龙垭煤矿下发《撤出井下设施设备批复》工作中,未按要求将批复送达敦好镇人民政府,致使敦好镇人民政府没有落实专人对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进行安全监管。

五、责任认定和处理建议

(一)涉事企业及负责人处理建议

1.邓某,男,1973年10月出生,重庆市开县人,龙垭煤矿业主(实际控制人),负责矿井全面工作,矿井安全生产第一责任者。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力;矿井安全管理不力;安全教育培训不力;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对事故负主要责任。其行为违反《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一)(二)(三)(四)(七)项和《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四条的规定,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重庆市2015年度社平工资为人民币62091元,建议给予邓廷坤处人民币37000元的罚款。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涉嫌犯罪,建议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安全生产责任主体。未按规定设置安全管理机构和配置安全管理人员,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力;矿井安全管理不力;对职工安全教育培训不力。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四条、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规定,根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建议处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事故发生后,瞒报事故,违反《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四条、第九条规定,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 建议处人民币100万元的罚款。

(二)相关监管人及单位处理建议

根据事故调查并结合重庆市开州区察局《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5.26”瞒报事故责任追究调查报告》(开州监[2016]57号)处理意见,对相关监管人员及单位作出如下处理建议:

1.万某,男,汉族,1977年9月出生,重庆市开县人,1995年12月参加工作,199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7年9月至今在开县矿业管理所工作,2016年3月至今为龙垭煤矿安全监管责任人。万某作为龙垭煤矿安全监管责任人,未按规定向敦好镇安监办送达现场执法文书;不正确履行日常安全监管职责,未开展煤矿设备回撤安全监督检查工作;督促煤矿企业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对事故的发生负直接责任。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七条规定,鉴于万某积极配合调查,主动承认错误,建议由开州区监察局给予万某记过处分。

2.周某,男,汉族,1976年7月出生,重庆市开县人,1996年8月参加工作,2011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6年3月至今任开县矿业管理所安监二科科长,负责开县“正和片区”煤矿(含龙垭煤矿)日常安全监管工作。周某作为开县矿业管理所安监二科科长,未落实开县矿业管理所年度安全监管计划规定的龙垭煤矿重点监管内容,对安监二科月安全监管计划审核把关不严;对万某未正确履职煤矿设备回撤安全监管工作等问题监管不到位,对事故的发生负主要领导责任。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七条规定,鉴于周某积极配合调查,深刻反省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建议由开州区监察局给予周某警告处分。

3.许某,男,汉族,1974年4月出生,重庆开县人,1991年12月参加工作,199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1年1月至今任开县矿业管理所副所长,分工负责开县“正和片区”煤矿(含龙垭煤矿)日常安全监管工作。许某作为开县矿业管理所副所长,对安监二科月安全监管计划审核把关不严;督促安监二科开展煤矿设备回撤安全监管工作不力,建议责成许某向开州区安监局(煤管局)作出书面检查。

4.胡某,男,汉族,1976年2月出生,重庆开县人,1996年9月参加工作,2004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9年12月至今在开县安监局工作,2013年3月至今任开县安监局煤炭行业管理科科长,负责全县煤矿整顿关闭工作。在负责拟定龙垭煤矿设备回撤方案批复文件工作中,不认真、不细致,导致该批复文件未及时送达敦好镇人民政府,造成敦好镇人民政府没有落实专人对龙垭煤矿设备回撤工作进行安全监管。建议责成胡某向开州区安监局(煤管局)作出书面检查。

5.余某,男,汉族,1971年12月出生,重庆开县人,1992年8月参加工作,2002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1年12月至今任开县敦好镇人民政府副镇长,对安监办制定的年度安全监管行政执法工作计划审核把关不严;虽然对煤矿开展日常安全巡查工作,但未按规定制定安全生产年度监督检查计划;督促安监办开展设备回撤安全监管工作不到位。建议余某向开州区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6.傅某,男,汉族,1966年9月出生,重庆开县人,1986年1月参加工作,199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8月至今任开县敦好镇综治办主任、安监办副主任,负责辖区煤矿安全生产监管工作。未按规定将龙垭煤矿纳入敦好镇2016年安全监管行政执法工作计划;虽然对煤矿开展日常安全巡查工作,但未按规定制定安全生产年度监督检查计划;组织开展设备回撤安全监管工作不到位。建议由敦好镇人民政府对傅某进行诫勉谈话。

7.建议责成开州区矿业管理所向开州区安监局(煤管局)作出书面检查。

六、防范措施和建议

(一)切实做好开县龙垭煤矿关闭后续相关工作,确保关闭期间的安全和稳定。

(二)深刻吸取龙垭煤矿“5.26”事故教训,督促企业认真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严格执行煤矿安全规程及安全技术措施各项规定,强化现场管理,严肃查处“三违”;加强职工安全教育培训,组织职工认真学习《安全生产法》、《重庆市安全生产条例》《煤矿安全规程》等法律法规,增强职工法律意识和遵章守纪意识。

(三)要认真贯彻执行国务院和重庆市人民政府有关关闭煤矿的规定,加强煤矿关闭工作的指导、督促、检查力度,强化对拟关闭煤矿的监管,严防上演“最后的疯狂”。加强对回撤设备方案和措施的审批关,督促煤矿企业结合自身条件,编制切实可行、安全可靠的回撤设备方案,在未取得审批前,严禁擅自进行回撤作业。促进企业抓好安全教育培训、抓实回撤过程中的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

(四)始终保持打非治违的高压态势,加强安全监管。全面落实停产矿井和拟关闭煤矿“一对一”监管责任制和各项工作措施,严厉打击煤矿借整改之名违法生产等行为,坚决查处煤矿关闭退出期间非法违法行为。

 

 

                            开县喜龙煤业有限公司龙垭煤矿

                              “5·26”顶板事故调查组

                                                    2016年10月13日


主办单位: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渝东监察分局

通讯地址:重庆市万州区周家坝路46号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866号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629号